• 汪精卫妻子陈璧君:被捕后在狱中嚣张跋扈临死前劝儿女报效祖国

  • 发布日期:2021-09-23 23:58   来源:未知   阅读:

  人的一生往往不过几十年的光阴,比之于漫长浩瀚的宇宙而言不过像是渺小而短暂的细尘,但就在这尘埃般的时光里却存在着无数条人生道路的方向选择。

  有的人心向朝阳,哪怕身处漆黑一片的夜色里,却依旧奋不顾身地期盼和等待着黎明的曙光,而有的人却甘愿在灯火阑珊的光芒里让自己沉沦在无法回头的深渊里,用短暂的名利诱惑换取人生的价值和尊严。

  1959年6月17日,在上海提篮桥监狱医院的某个病房内,一个满脸沧桑与憔悴的老妇人虚弱地躺在病榻上,于弥留之际从浑浊的双眸中流下了最后的眼泪。

  那小小的一滴泪,却好像映照着她六十多年的一生,充满着悲哀与悔恨,或许死亡带来的只有衰老残损的肉体解脱,却永远无法令她在灵魂上的罪恶洗刷。

  这个老妇人便是中国近代史中著名汉奸汪精卫的妻子,同样跟随着丈夫走上了叛国的道路,她的名字便是陈璧君。

  1891年11月5日,陈璧君出生于马来西亚槟榔屿乔治市一个商户之家。陈璧君的父亲是当地有名的橡胶商人,家中资产充足,因此陈璧君从小便生活在养尊处优的环境里不愁吃穿。

  这样的童年生活让陈璧君无论在文学还是礼仪方面都非常优秀,为人端庄大方,很有大小姐的气质,香港六合水果奶奶,但她的相貌却并没有继承到父母优秀的部分,因此容貌便显得十分普通。

  在15岁从当地华侨小学毕业之后,陈璧君考入了璧如女校。从小便优越的生活令她在内心深处无法对当时劳苦大众所经历的混乱且黑暗的苦难感同身受,但在女校中她通过同学和老师开阔了自己的眼界。

  正逢那时孙中山在槟榔屿建立同盟会分会,陈璧君接受到了民主思想的熏陶,从而也在稚嫩却充满活力的内心中燃起了爱国的思潮。

  在积极加入同盟会的同时,陈璧君在一次演讲会上遇到了自己的一生挚爱,那便是当时还走在革命道路上的汪精卫。

  当时才25岁的汪精卫还在为推翻腐朽的封建统治而奋斗努力着,不仅加入孙中山的同盟会,还奔波各地进行革命演讲,进行宣传并筹备经费。如此年轻才俊,陈璧君只不过听了一场演讲,芳心便已经飘飘摇摇好像风中花苞那般颤动。

  但“神女有意,襄王无心”,陈璧君在结识汪精卫后便大方表明了自己的爱慕,汪精卫却没有认真理会,始终用“革命尚未成功,安能谈情说爱”来推辞。

  若是普通女子被这样推拒,往往便会选择伤心放弃,但从小接触西方教育并且性情果断的陈璧君却完全没有丝毫退缩,她甘愿捧着一颗真心,用坚定的脚步跟随在心爱之人的身后,不离不弃。

  1911年,汪精卫决定执行一项危险的行动,他要刺杀当时执掌大权的清朝王爷,用以来推动革命的胜利。得知这个消息的陈璧君毅然选择了支持,她甚至向汪精卫表示自己愿意嫁给他为妻,无论刺杀结果如何,汪精卫之后是生是死。

  这样深情不悔的态度令汪精卫感到了动容,随后刺杀行动的失败令汪精卫被囚,陈璧君四处打点想要将所爱之人救出牢笼,最后汪精卫出狱,并在1912年初同陈璧君在上海举行了婚礼。

  在与相爱之人结婚后,陈璧君依旧还是追随着丈夫的步伐,两人婚后曾经赴法留学,过了一段不接触政治的短暂生活,随后再革命成果被窃取后又再次回到了政治漩涡之中。

  几经风雨后,或许人心便在不经意之间换了一番天地,曾经在陈璧君夫妻二人心中燃着的革命之火已渐渐熄灭。

  虽然在政权的建立上,汪精卫与妻子陈璧君的身影始终活跃,但在这过程中陈璧君却开始在权力的获取上有了新的热情。

  汪精卫在政治上诸多的活动都暗藏着陈璧君的意愿和谋划,甚至汪精卫的手下还曾感叹道:“汪先生没有璧君不能成事,没有璧君也不至于败事。”

  在孙中山去世之后,权力的交椅顺势到了汪精卫手中,但局势却瞬息万变,蒋介石很快便利用各种政治活动将政权拿捏在了自己手上,成为了军政上的头号人物。

  在政治上受挫的陈璧君始终不能服气,她开始想要利用政治手段来为自己和丈夫获取更多的利益,革命理想便在这权力欲望的滋生中蒙上尘埃变得晦涩黯淡。

  在权力斗争的明枪暗箭下,曾经敢于为革命刺杀亲王的汪精卫也逐渐变得圆滑,在政权里左右逢源,勇气在一日日的磨损中殆尽,他变得开始害怕打仗,害怕日本侵略者手中那柄明晃晃的刺刀。

  当“九一八”事件爆发,全国人民都爆发出了强烈的愤怒和爱国情怀时,汪精卫和陈璧君却选择走上一条与千千万万中国民众们截然相反的道路,走向了黑暗的深渊之中。

  1935年,汪精卫批准了《秦土协定》,将整个华北主权拱手给了日军,引发了社会上一片痛骂和哗然。同年11月1日,抗日志士王亚樵派遣义士孙凤鸣刺杀汪精卫,一颗子弹打进了汪的脊椎且无法通过手术取出,陈璧君坚持认为是蒋介石的阴谋,在整个政权内部大闹了一番。

  刺杀事件后,汪精卫和陈璧君依旧没有选择回头,陈璧君甚至道:“中国以前何尝有东五省,奉天本来就是满清带来的嫁妆,他们不过是把自己的嫁妆带回去就是了,有什么理由反对呢?”

  对于汪精卫夫妇而言,他们没有能够透过日军伪善的外表看到凶残的内心,不知道如果革命失败,那么中华民族将面临何等惨烈的绝望,曾经五千年的辉煌文明也将从此陷落,他们只知道握紧自己当下的利益,甘愿成为敌人的走狗,成为懦弱的囚徒。

  1938年12月,被当时民众抗日意志所推拒排斥的汪精夫妇狼狈逃窜至越南,发表“艳电”,公开向日本投降。

  至此,“汉奸”这项无法被时间所洗刷的罪名便牢牢地安在了汪精卫和陈璧君的身上,他们充满着畏惧的灵魂从此便套上了不会被解开的枷锁,未来的时光中永远承受着一代代人的唾弃和鄙夷。

  1944年,汪精卫在日本名古屋病逝,陈璧君在中山陵附近为丈夫修建了极为牢固的墓室。此时革命的火焰已经从之前的点点星光汇聚成了一团可以照亮苍穹的大火,日本侵略者节节败退,在国内外双重压力下已经走上了将要投降的路。

  在叛国路上已经无法回头的陈璧君在想要逃窜时被蒋介石部下所抓捕,从此便开始了漫长的监狱生涯。在狱中的她依旧嚣张跋扈,高高在上的姿态让别人都不敢靠近她。

  1949年9月,在解放战争结束后新中国的建立已经走上了议程,宋庆龄出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她曾经与陈璧君有过几年相处的情谊,因此向毛主席和周总理为陈璧君说情。

  当时陈璧君在牢狱中承受了诸多苦难,身体每况愈下,宋庆龄认为她至少在革命初期做过一定贡献,希望主席能够对其实行特赦。

  毛主席和周总理在思考后同意了请求,但是提出了一个要求,在特赦前陈璧君需要发一个简短的认罪声明。但陈璧君在得到消息之后摇头拒绝了这恢复自由的机会,她的一生都跟随着汪精卫的脚步,追求着所谓的“求和”,若是此时选择认罪,那么岂不是将这一生都给彻底否定了?

  在陈璧君的心中,她始终在为自己当初的行为做着无用的借口,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罪行,宁愿在昏暗的牢房里度过余生。

  但在临终前,她却好似终于从过去的重重迷雾里清醒了过去,回忆起了革命火种曾经在她心中燃烧的那种炽热,给自己子女写下了书信,劝导儿女报效祖国。

  “最大的骄傲与最大的自卑都表示心灵的最软弱无力。”陈璧君能够为爱奋不顾身,却也能够为权力所诱惑而成为卑鄙软弱的小人,在她入狱初期甚至还对狱卒恶语相向,始终想要维持自己“汪夫人”的名头,却不知自己已经深陷泥潭满身污秽,再也无力回头。

  五千年多年的文明铸成了中华民族精神的脊梁,无论敌人有多么强大,无论自身有多么弱小,抗争却绝不能掺杂一丝一毫的畏惧,因为那是唯一能够带来胜利的希望,是黑暗中不会熄灭的光芒。